凝幽_一寸相思。

这里凝幽多多指教。
ID是谦方柏计。

平时就写写全职的同人。

全职这边最喜欢士谦杰希和少天文州这样子,博爱党。

本命是数学!

© 凝幽_一寸相思。 | Powered by LOFTER

【百日冷cp】DAY 66 谦叶 Manhattan

#瞎几把乱写。

#私设方神,十分的OOC,“他”是叶神,“那人”是方神。

#七夕快乐。

 

是夜。

是黑得浓稠的夜。

裹着暗淡的星以及反射着微光的月。

他裹紧了风衣,试图挡住凌厉寒风里尖锐的碎屑。呼出一口热气,气体随即液化,飘散在空中,又马上被甩在身后。寥若晨星的路灯杵在马路边,燃烧着黑色的火焰,似那漫不经心的守夜人,带着夜晚独有的神秘感。

到了。他在一个透明招牌下站定,一辆自行车飞快地在身后掠过,光元素与之并行。他推开门,迎面而来的暖气笼罩了他。前台传来一声调侃,他只抬了抬下巴,食指轻点了下电梯按钮。一会儿,电梯在顶楼停了下来。他折好领子,走出电梯间,皮鞋踢踏瓷砖的声音埋没在驻唱者的低吟中——是一个古老的慢摇酒吧。

调酒师懒散地半倚着酒柜,半醒的眼斜斜打量着舞池。相熟的宾客在高脚凳上晃着身子,指尖扶着酒杯。看见他,一人打了个口哨,用不高不低的声音叫他的名字。他朝那人点头,算是回应。蹬上不知什么新材质的高脚凳,他立刻疲惫不堪地摊在了柜台上。那人一点不给面子地笑起来,“你是有多虚。”说着,那人招来调酒师加杯烈酒。他扭扭头,嘟哝出几个含糊的音节,调酒师心领神会地转身面向酒柜。那人疑惑地歪头,问道:“Baptist Redemption?不像你的风格啊。”他瞥了那人一眼,道:“什么听力,Cuba Liberty好吗。”“那也不是你的风格。失恋啦?”

他撑起手臂道:“借你吉言。”两人酒杯一碰,班荆道故一般聊了许久。说是道故,也是旁敲侧击地渴望着问出一些什么来。这个时代的河清海晏之下,早已是暗流涌动,这要再无动于衷,就要沦为革命的牺牲品了。

他擎着酒杯,揶揄那人:“你家那位不是说喝酒算能源浪费给你戒了吗,怎么又喝上了?”“现在都没人指望着能挽救乙醇了,存量就这么多,还不如乘早用个尽兴。”那人眺着远方,平铺直叙道,“真好,禁酒令下了有二十年吧?现在,终于能像青莲先生一样豪饮了。”他愣神一会儿,笑道:“你又想起哪位老师的话了?”“余光中。”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那人似乎想起什么,“真好。”他看着那人,幽幽说道:“现在可不是国力强盛的时候了,局势动荡厉害得多。”那人眼里闪着点点的光,拍了拍他的肩,道:“你不行了,我也帮不了你......会有人帮你继续的,不过......一定要回来。”

终是远离了那一片凝固的时空。他站在街上,抬头看一眼天色。低声暗骂着什么,加紧步伐。他裹紧了风衣,寒风鼓足了劲儿往他的衣领里钻,他鼓足了劲儿赶路。远处家的灯火在清晨的白雾中若隐若现,像是巴比伦的空中花园。

昔日王朝陨落,断壁残亘中,总会人站起来,举旗为王。


【诶最后一句是不是不大对哦QAQ

【我错了ORZ

评论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