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幽_一寸相思。

这里凝幽多多指教。
ID是谦方柏计。

平时就写写全职的同人。

全职这边最喜欢士谦杰希和少天文州这样子,博爱党。

本命是数学!

© 凝幽_一寸相思。 | Powered by LOFTER

【百日冷cp】DAY 59 乐柔 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BE而已(二)【被屏,补上

#报复社会,OOC

#之前被屏了【真的没啥好屏的啊???】


张佳乐开始环游世界。

没什么特别想要这样做的意愿,但他还是这样做了。


张佳乐环球旅行的第一年,他去了南 美。秘 鲁、智 利、乌 拉 圭、阿 根 廷、巴 西、委 内 瑞 拉......他都一一领略,体会与中 国不一样的风土人情。从亚 马 逊雨林到激昂的足球赛场,从垂直的生计到玉米节。张佳乐觉得,自己会慢慢淡忘的,对吧?

随性的旅行不需要计划表,他总是逛到哪儿是哪儿。只是路过一些地方的时候,好像早就忘在脑后的回忆又带着百花的清香席卷重来,像星星之火一样燎原而过。


————

‘乐乐我想吃那个!’

‘家里零食很多啊......’

‘我想吃蛋糕嘛!’

‘压力山大啊......好好好大小姐,我去给你买去。’

‘顺便在旁边那家花店买几枝满天星!卧室的花瓶空了好久了。’

————


张佳乐会下意识走进厄 瓜 多 尔一家蛋糕店,寻找有没有唐柔喜欢的那一款,然后踱着步子走回大街。

在波 多 黎 各看到一家别有意趣的花店,张佳乐会问一句“How much is this bunch of flowers”,心想着拿给唐柔借鉴一下,最后借口说“That's too expensive",把花束放回原位。


张佳乐环球旅行的第二年,他去了欧 洲。走过本初子午线,跨过英吉利海峡,经过卢浮宫,欣赏过阿芙罗狄蒂,观察过仪表盘,参加过啤酒节。

从这年起,张佳乐开始自学摄影,定格了无数美好画面,却没有再试图留住那些逝去的时光。

他开始认为自己放下了荣耀,放下了那些与荣耀相关的事,放下了那些与荣耀相关的人。

准确的说,就只是那个人而已。


这年末,他去了欧洲行的最后一个城市——苏 黎 世。他再曾经人声鼎沸的体育场边订到了一家酒店,却迟迟不愿去回忆。张佳乐在附近闲逛几天,心乱如麻,于是最终,他站在了大门口。

他咬咬牙,不就是放不下嘛,谁愿意淡忘以往荣耀辉煌?

场馆平时是开放的,但不会有人来,显得十分冷清。保安奇怪地看了张佳乐一眼,就没有再理他。

张佳乐推开大门,寂静的场馆像沉睡的巨兽,祥和地打着鼾。丝缕阳光照拂在他身上,他好像和登上领奖台那日一样闪亮。

他似乎看见那日座无虚席的场景,满堂的喝彩声,各种语言中,就属中国的最响亮,也最亲切。他注视着她,哭得像一个孩子。而后者也是如此。不过像是没察觉到一样,只是为他拭去泪水,并给予一个热烈的拥抱。


评论
热度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