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幽_一寸相思。

这里凝幽多多指教。
ID是谦方柏计。

平时就写写全职的同人。

全职这边最喜欢士谦杰希和少天文州这样子,博爱党。

本命是数学!

© 凝幽_一寸相思。 | Powered by LOFTER

【肖戴】请用矩阵计算,我有多爱你(小甜饼一发完)

#跟诺奖方王是一个paro,数学家(雷霆数学系主任)肖x心理学家戴,这篇时间线蛮早的,用了插叙有点乱,没有逻辑只是甜,短小。

#是以前的点文 @蛋卷 ,十分短小却拖了一年,道歉。

#全员学术paro的tag#抒写永恒#



“学长好!”

“怎么是你......”




肖时钦一阵头疼。大学里名头很大的心理学系小魔女,从母校一直缠着他缠到毕业。现在竟然追到了他任教的雷霆大学来,说要毛遂自荐请校方聘请她为心理系导师。戴妍琦的研究生导师是从雷霆走出去的,早早给这边写了推荐信,再加上她学术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小霸王脾气,哪家学府敢拒绝她啊。


“肖主任你看,戴妍琦的专业水准是国内顶尖的,虽然她大学期间闹出了不少麻烦,弄的整个R大鸡飞狗跳......”接着方学才板着手指说了戴妍琦好多黑历史,半晌还没说到优点。

肖时钦实在听不下去,打断他说:“学才,我跟她的渊源是我的私人问题,我不会也没有那个想法去影响校方的决定,雷霆的选择就是我的选择。再者招入戴妍琦能提高雷霆的专业底蕴且带来很多生源,我绝不反对。”

“主任......”

“学长你说的太棒了!”

肖时钦和方学才转身,蓦的发现小魔女本尊不知何时起就站在了门口,静静听完了他们的对话。




戴妍琦坐立不安地不断挪动身子,犹豫着道:“我可以吃颗糖吗?”

这,这是面试场现场吧?心理系主任欲哭无泪。

肖时钦作为雷霆的名誉校长,此时也坐在一旁。他倒是波澜不惊,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戴妍琦是甜党,死忠到固执的甜党。她本人说自己只要一天不吃甜食第二天吃什么都会味如嚼蜡。R大期间她带着肖时钦走遍了整个区的甜品店奶茶店咖啡厅,甚至还有一家gay吧,说是有款点心特别好吃,硬是要扯着肖时钦去,也不知道是谁给她推荐的。虽然到最后肖时钦只是在门口等她,可还是心有余悸。

所以肖时钦清楚明白地知道,戴妍琦喜欢餐前吃糖,不吃糖就吃不下饭。


“可以。”肖时钦抢在旁人前说道,随即无视了戴妍琦投来的感激的眼神。




“又来找时钦吗?”室友笑眯眯的揶揄戴妍琦。

“是啊,他在吗?”戴妍琦八风不动。

“在楼顶吹风呢,不知又对哪个难题感兴趣了。”


男生宿舍楼顶的门锁早在挂上的第二天便被已经毕业的学长们撬开了,校方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出事就不出手干涉。肖时钦也养成了在楼顶思考问题的习惯。

顶楼的风总是呼啸着,从不在肖时钦旁做停留。肖时钦最喜爱这样的风,来去潇洒自如,一如既往。在这样的风里,他似乎也能那样的自由,万千思绪在风中分解又重组,化合成一个又一个逻辑缜密言简意赅的证明亦或是定理。


戴妍琦拿下挂锁,推开天台厚重的门。

平台边缘的肖时钦闻声回头,和她从容地打了个招呼。

风,似乎比刚才缓和了,在肖时钦身旁萦绕。气流钻进耳中,有些许清凉。

“我没打扰到学长吧?”戴妍琦看起来有些紧张。

这孩子今天怎么了?女孩口中的学长心中暗想着。“没有。有什么事吗?”

戴妍琦紧张尽失,成了沮丧。“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不是不是。”更不对劲了......一个想法在肖时钦脑中一闪而过,他暗叫不好。“那个我室友找我打游戏,我先回寝室了。”

“等等。”戴妍琦连忙道,“你就听我一个问题。”

“都这么久了,你肯定早就看出来你我喜欢你了,对吧?”

肖时钦点头,要这还不察觉,我就和孙翔没啥区别了。

“那么,你喜欢我吗,肖时钦?”戴妍琦正视他的眼睛,第一次叫了他的全名。




本就不长的面试接近尾声,正当要走个程序讨论一下是否聘用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最后一个问题。”几乎没怎么开口的肖时钦忽然道。

“主任你问。”戴妍琦跃跃欲试。

是时候了。

肖时钦忽然笑起来,“请用矩阵计算,我有多爱你。”

戴妍琦一下子愣住。“学,学长?你这是......”

“先回答我的问题。”

“等等为什么是矩阵啊?”戴妍琦不满地叫起来,“欺负我数学不好吗?”

“因为一维的算式不足以表达我的爱,要二维的表格矩阵才可以啊。”

戴妍琦的心口被重击。


“呜学长你你你怎么说情话这么熟练!”

戴妍琦捂着通红的脸,心里大喊着:肖时钦你欺人太甚!



草率的END.


姊妹篇:《请用数论分析,我对你有多重要


评论 ( 3 )
热度 ( 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