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幽_一寸相思。

这里凝幽多多指教。
ID是谦方柏计。

平时就写写全职的同人。

全职这边最喜欢士谦杰希和少天文州这样子,博爱党。

本命是数学!

© 凝幽_一寸相思。 | Powered by LOFTER

【方王】拿了诺贝尔了不起啊(三)

#士谦生日三天乐,很没诚意的日更三天(1/3)

#化学家方x物理学家王,并不懂专业方面知识。

#全员学术paro的tag#抒写永恒#(一)(二)

#正儿八经的走了剧情和回忆杀。



09.


新课题已经到手,物理组上上下下忙了起来,王杰希亦不例外,开始准备理论背景材料。

方士谦倒是闲得很,翻着王杰希没来得及整理的资料,还时不时吐槽两句。

“行了,忙你的去。”王杰希拍掉他的手,把资料收拾好。

“唉王杰希你是不是又从哪儿翻出来个冷门定理?我看着倒是略有印象......”

“你看着当然眼熟,我在你答辩草稿里看到的。”王杰希波澜不惊道。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似笑非笑的眼睛,反应过来,“那不是个化学定理吗??”

那双大小眼扫过来,紧跟着一句:“有何不可?”

有何不可呢。就算把化学理论用在物理上——就算与绝大多数人的性取向背道而驰,就算我俩的感情为外界所编排,在一起又有何不可呢。

方士谦一怔,浑身上下不安起来——或许是因为当年是他拉王杰希下水——可随即又释然,轻轻带回了思绪,“王杰希你这次可玩了个大的啊,我有预感,今年再怎么说也有诺奖提名。”

王杰希缓缓开口:“是啊,我要是真获了奖,上去讲获奖感言的时候,就说是我家贤内助给了我灵感......”

我并没有那么看重这个奖项,甚至我最看重的也不是你。我最看重的始终只有那万物之理,而别的不就是集邮吗?*——但这一次的灵感,还有那么多年的陪伴与扶持,你已经是我追寻真理道路上必不可缺的那一个人,渡我去那远方。

细想起来,一切荣耀的起源,也来自于你。在夕日欲颓之时,你说你愿伴我渡过长夜,守望黎明穿过云层的第一缕光。而今天光乍破,我想我愿把最好的嘉宾席留给你,听我在台上细数筚路蓝缕时候的风尘。

如果可以,王杰希想,应把这奖予以方士谦。只为他昨日为我喝彩,今日我便要让所有鲜花与掌声为他加冕。


10.


柳非曾有幸听方士谦讲他和王杰希以前的故事,虽然讲到一半人方士谦就被叫走,她听完依旧心满意足。

方士谦说,他向王杰希表白,是他回母校进修的时候——

彼时王杰希还在读本科,明目张胆逃大物的课去隔壁经管学院听博弈论,甚至借来一份教材,去隔壁(特指五道口某技校)找方士谦的时候还带着,方士谦都偷学了点皮毛。于是那天他下定决心后,是这样开头的。

他说,咳,前两天我有个朋友去和他发小表白了,现在他俩整天来腻歪我。后来我一想啊——王杰希,其实我觉着吧,囚徒困境跟互有好感前提下的告白原理差不多。

王杰希放下手里的《博弈论与线性规则》,抬眼道,您有何高见啊。

方士谦手心里攥着细密的汗。你看啊,囚徒困境唯一的纳什均衡是(坦白,坦白),要是我坦白说我喜欢你,你肯定会选会坦白吧?

偷换概念。王杰希有点想笑出声儿来,但他只道:我为什么不选双赢的(抵赖,抵赖)呢?这更具有帕累托优势。

避重就轻。方士谦只道不好,他哪里准备过这种问题的满分答案?于是他说,因为我们都是理性的参与人。

王杰希还是笑出了声,道,可是你在感性地类比判刑和告白。

不过,王杰希接着说,你说得对,我的确会选我的严格优势策略。

——“坦白”。




tbc.



*科学除了物理就是集邮,卢瑟福的话。


博弈论相关解释起来很长,有兴趣可以了解一下,很好玩,推荐王则柯教授的《博弈论平话》。

也就是参考书籍了。

评论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