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幽_一寸相思。

这里凝幽多多指教。
可以叫子凝或者四千妹子【误。

本命杰希,少天,青阳,油耗子。
本质是谦吹233333

平时就写写全职的同人。

爱死b站的大家了。

© 凝幽_一寸相思。 | Powered by LOFTER

【伞修】忆漾(番外)

有种想写《苏沐秋返回人间的99个任务》。。。

特别OOC。

 

 

“嗯。。。苏沐,秋?”

我仰头:“我。”

判官看了我一眼,递给我一张清单,道:“回人间的事项和需要做的事。”然后挥挥手示意我离开,喊了站在我身后的人的名字。

我找了个安静无人的地方,细细看起来。

事项没什么大问题,但是这个清单...

要完成那么多事才能回去??

我有些惊讶。

采一朵三途河边的曼珠沙华、帮另一个鬼完成一个任务、写一篇不少于一千字的自传......

难度都在自己能力范围内,但就是零七碎八的一大堆。

我一个个点过去,序号在九十九终止。

我眼神一暗。

都说地下挺好待,还可以回来,可是...

时间不够。

阿修和沐橙都在等我回来啊!

我说过的,我会回来的,他们不会忘记的,他们会等我的,他们会相信我的,我会完成当初的诺言的,我会守护他们直到白头的...

可是,要是我回去的时候,是一个十八岁少年叫三十岁女人妹妹、叫三十五岁男人男朋友这样的场景,我还不如一直呆在这里,说不定还能当个判官什么的。

唉,算了算了,便宜他们了。

我看了眼第一项的内容,仔细将纸折好,放进口袋。

起身,迈向第一个目的地。

还有很长的路等着我呢。

 

 

第...29个。

我划掉第28个任务,去找第29个任务的审判官。

内容是,给一位亲人/朋友写一封信。要求:感情真挚,字数不限。若有机会,会寄到那位亲人/朋友的手里。

咦?看起来...挺简单。

那就写给,阿修好了。沐橙的话,我相信她能够照顾好自己吧。她可是我妹妹。

阿修那个不省心的家伙,倒是需要好好提点几句。

我提起笔,咬着笔杆思索。

写什么好呢...

 

 

“致亲爱的  叶修  先生,

    你还好吗?

    第一次写这样正式的信头,着实有些不习惯。希望你不要被吓到了才是。

    我想,如果你看到上面那句话,定会一幅理所当然的样子,说:‘哥是什么人。’

    我在这边过的挺好,我想你不会担心我过得不好吧。

    因为我们有同样的自信。

    不多说了,还有很多任务要做。

    要好好的,记得照顾沐橙。等我回来。

    此致

敬礼

 

                                                        苏沐秋”

 

 

啊,果然是这样吗。。。

写信的时候,就算心里思绪万千,下笔也不过那几句俗套的话吧。

我的心意应该能传达得到吧。那可是阿修。

我放下笔,交与审判官。他挥挥手,示意我可以离开了。

我拿出清单,划掉第29条。走向我的下一个目的地。

 

 

呼——终于,终于。

第99条。

我看着清单上仅剩的一行字,不由得欣慰。

最后一个任务是。。。

。。。嗯???

 

“第99条任务——去奈何桥孟婆处喝一碗孟婆汤。

此条完成,自动送返人间。”

 

仿佛坠入冰冷的深渊,我手脚麻木,似乎整个人失重,一点一点沉入深海,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我战栗,全身上下开始颤抖。

这样的话,回去还有什么意义。

我楞楞地站在原地,突然的,我大笑起来,还撕了那张清单,不顾旁人惊讶的眼光。

我快步向奈何桥走去,边走边笑。如果不是脸上的泪水,别人还会以为我有多开心。

我想开了吗?不,我没有。

只是在本能的完成一件未做完的事情而已。

 

孟婆合乎情理地长了张历尽沧桑的脸,看着近乎疯癫的我也丝毫不意外,习惯了似的。

“最后一个任务了?”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钻入我的耳朵,似乎是孟婆吧。

“嗯。”

孟婆叹一口气,递来一只陶碗。

我冷静了一下,接过孟婆汤,看着奈何桥的流水溅溅。

孟婆没有来催我,伸手招来一只黑猫。

我静静地站了一会儿,低头看着孟婆汤,苦笑着,一口闷下。

 

 

孟婆看着苏沐秋逐渐消失的身影,体味着他的记忆。

‘这小子,和当年的我一模一样……诶,多少年了啊……’

嘟囔着,她招呼了下跑远的黑猫,背着手走下桥,身影消失在风里。

 

 

 

 

她留下的话轻轻落在桥上:“啧,还好最近手头紧,往汤里掺了水。”

评论 ( 5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