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幽_一寸相思。

这里凝幽多多指教。
ID是谦方柏计。

平时就写写全职的同人。

全职这边最喜欢士谦杰希和少天文州这样子,博爱党。

本命是数学!

© 凝幽_一寸相思。 | Powered by LOFTER

【谦喻】半醒时寻梦

#BGM《Je Ne Serai Jamais Ta Parisienne》&《半醒

#只有05是想写的,其他都是过剧情【所以才会有初见本垒(拉灯了)不要被吓着啊

#是OOC,食用鱼块




00. SUNRISE /sunrise


方士谦把攥得热乎的硬币投进箱子缝里,目光先扫视了一圈。

显而易见,他在找一个人。

——算是,他鹿梦中唯一的慰藉。



01. NIGHT /night


“叩,叩,叩。”

大门不知被谁轻叩了三下。

“叩,叩,叩。”

又是三下。


大晚上的,有谁会来找我啊。方士谦这么想着,向门边走去。

“扰人清梦。”他狠狠地吐出这么几个字眼。

虽然他根本就没睡。


拉开门,是一张从未见过的面孔。

“您好。”面前的男人这样说道,“我叫喻文州。这么晚还打扰您实在是不好意思。”

话语很诚恳,然而面无愧色。

方士谦拿不准对方有什么事,也不好抱怨,“方士谦。你最好有什么要紧事找我。”

自称喻文州的男人笑了笑:“挺要紧的,毕竟方先生隔壁原先住的人,不是我对吧。”


方士谦回想,自己家左右住的是王杰希和林杰,压根没有喻文州这号人。

“你想说,你今天搬到我隔壁了?”

喻文州看上去有些无奈,“不是,我是说,空间,也或者是时间,错位了。”


在看过自己隔壁屋之后,方士谦只能相信了喻文州的说法,“看起来只有这一种解释了?”

喻文州像之前那样无奈道:“是的,我打开房门看到完全不一样的墙壁时,也不敢相信——毕竟我没听到过装修的声音。隔壁屋要么没有人,要么是睡得太熟,只有你这间有‘活’人了。进一步确认之后,只能接受这样的说法。”

方士谦听了,试着去敲其他邻居的门,同样没有反应。

“现在十点半,我敢打赌王杰希绝对没睡。”方士谦看了眼手机。

喻文州听了,一边打开手机查看,一边说道:“我出来之前看过手机,那时候也是十点半......”

“而到现在,时间没有变化过。”他把手机给方士谦展示了一下,“我没有看错,也记得很清楚。”



02. NOT ONLY FOR ONE NIGHT /not only for one night


“四下无人,就这么睡下还真阴森啊。”方士谦感慨道,“虽说要过好久才是我睡眠点,但这时候‘The World’也超吓人。”

二人一块儿坐在方士谦家客厅里,喻文州望着落地窗外陌生的景色,轻轻笑了起来。

“怎么?”

他小幅度地摇头,说:“只是觉得很奇妙。

“就像是,掉进了爱丽丝的兔子洞里,莫名其妙就就拿了主角副本......”

下一秒他看见方士谦脸色变了变,无意地岔开话题:“在我知道爱丽丝梦游仙境是个数学家写的之后,就再也无法直视这个故事了。”一看就是年少遭数学摧残的文科生。

喻文州这次的笑不像之前那样收敛了,腰都弯了下去,呈现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来。

方士谦有点恼,高声叫道:“喻文州你笑什么笑!我一学生物的要高数好有什么用!”

“有理不在声高。”喻文州悠悠说道,“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我这个文科生数学学的还不错。”

方士谦作势要揍他,结果下盘不稳,直接把喻文州扑倒在沙发上,姿势不容乐观。

空气凝滞了一小会。


方士谦突然看着对方的眼睛说道:“你是害怕还是生气?”

瞳孔放大,这种时候无非有三种可能,恐惧,愤怒,和......

“都不是。”

——色 欲。


顺理成章。



03. BREAK /break


折腾完两人再次查看了时间,发现已经在正常运转了。

“原来会自己复原。”喻文州若有所思,“那么第二天还会出现这种情况吗?”

方士谦站在门边准备送他回去,“或许吧。”



03. BUT ALSO FOR ALL NIGHT /but also for all night


日久生情总是有它的道理的。方士谦这样想。

毕竟人这一生,在茫茫宇宙中遇到一个真正适合你的人,实在太难。退而求其次,要是遇见个其他宇宙的,就从了吧。


尽管只有每天十点到一点三个小时的时间有机会见面,二人关系愈渐稳定下来。

——哦,两人测试之后,基本摸透了时空错位有关的事。例如具体时间,以及错位时无法离开这层楼,云云。

只有一切的起因,与一切结束的时刻无从得知。


“打乱了时空秩序,会遭到代价的吧?”喻文州说着玩笑话。

方士谦想了想,拿手上的笔随手一划,道:“比如说,在我们之间画下一道银河?”


谁又愿意记得,真的有那一天呢。



04. NIGHTMARE /nightmare


不知时空错乱的日子过了多久,那大概原是普普通通的一个晚上。

“咣当——!”

方士谦跑去厨房一看,喻文州背对着他,地上是他常用的水杯。

他看起来不大对。“文州?”

对方没有回答他,任凭方士谦一个人的声音在狭小的厨房里兜了个圈。

方士谦按住喻文州的肩膀,把他扳过来,却是看见了他泛红的眼眶。“你说话呀!”

太不对劲了。

喻文州用左手把水杯捡起来放在水台旁,道:“大概,代价要实现了。”

他把右手举到方士谦眼前,——那正在变透明的手。


多少日月以来一直压抑着的不安,终是化为了真真正正的梦魇,此时此刻,盘踞在脑海里,无法剥离。

“不就是八年,”方士谦打破沉默,八年,是他与喻文州时空相差的年数,“我等你就是了!”

喻文州摇头,苦笑,“世界观都不是一个,谈何八年。”

他直视方士谦的眼睛,“你见不到我的。”



05. CLOUDY /cloudy


方士谦找了位置坐下,抚平被自己捏皱的衣角。

——车上没有喻文州。

连唯一有可能见到他的机会,也被剥夺了个干净。

他或许早已看到了这荒诞剧的结局,但在这一刻起他才供认不讳。

八年过去,他终于被现实押着后颈,送上刑场。在断头台的刀刃落下之前,无济于事地开始认罪:“是的,他只是我的全部幻想。”


方士谦没由来地厌恶自己卑微渺小的灵魂,在弗里德曼手下兢兢业业地证明他的宇宙“竟然没什么错”。

顺理成章,在他义无反顾走上岔路后,祂赐予了他无尽的思念与铭心的痛苦作为惩戒。

他清楚,喻文州也清楚,他们偷食禁果,后果远不止二人之间的银河那样简单。时间不是最难缠的敌人,他们自己的心才是。

年复一年的等待逐渐侵蚀了信念——他们曾自以为永远不会消失的东西,那满腔的自以为是化作脓水,空虚的心被不安与疑虑填满,便容不得其他。

方士谦把心浸泡在福尔马林里,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他方士谦从未变心,也想当然的认为喻文州也一样。他假惺惺地把怀疑埋在荒郊的髑髅地,仿佛不知道它们会化作鬼火常伴他身。


他想他骗不下去了。



06. DAYLIGHT /daylight


一束光窜进瞳孔。

“...先生?先生?”有人轻拍着他的肩膀。

方士谦有些晕晕沉沉,本能地睁开双眼。

——喻喻喻喻文州?!!



07. SUNSET /sunset


“文,文文......”

方士谦紧张又惊喜地连打了几个磕巴。

最终,最后,终于。

他脑海中循环着类似的词,心情乘着东风飞至九重天外。他甚至觉着喻文州现在散发着圣光,笑容可掬,像千里迢迢飞过来单拉自己的天使姐姐,对他说“Heros never die.(英雄不朽)”。

——而喜悦过后他很快意识到,“先生”,这意味着对方根本不认识自己。

方士谦感觉自己一脚踩空掉进井里,四面八方没有一点光亮,风声撕咬着耳膜——和心脏。似是要把第三根肋骨刺穿了,把里面那物什剜出来,血肉模糊一团就摆在他面前,刀刀凌迟。


他想起来自己好像在公交车上打了个盹儿,大概是一路睡到终点站了,公车上只有他和喻文州。

那么,喻文州是司机?

方士谦不免怀疑这个结论。喻文州提过,他自大学毕业就去了蓝雨,照理说也不会跳槽去当公交车司机。

不过是这个世界的喻文州的话,没有矛盾。

——果然......是这样的结局吗。


“喻文州”没有在意方士谦的一再走神,尽责地告知他:“先生,终点站到了,请您尽快下车。谢谢您的配合。”

方士谦无力地想,终究还是这样的戏码。身处不同的时空,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之后只有永不相见的下场。曾经那样倾心,其实不过是现实予他的罪状之中最不打紧的一条罪过,而高悬在他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是他自己未曾承认的绝望。

时间冲刷,方士谦不是不爱他,只是终究无法忍受在时空的罅隙中踽踽独行,接受往事在脑海的反复。命定的结局,无论如何都没有改变的可能。

他早就知道,却咬紧牙关,把绝望吞回肚里,继续无尽头的等待,企望着窗缝里泄出来的那道光。


而现在,日落西山。

他,也该走出这鹿梦了。








——————


鹿梦:春秋时,郑国樵夫打死一只鹿,怕被别人看见,就把它藏在坑中,盖上蕉叶,后来他去取鹿时,忘了所藏的地方,于是就以为是一场梦。后以“鹿梦”比喻得失荣辱如梦幻

爱丽丝:大家熟悉的爱丽丝梦游仙境,作者是刘易斯·卡罗尔,英国数学家、逻辑学家、童话作家、牧师、摄影师。书中有大量逻辑及文字游戏。【英国女王问他除了爱丽丝还有什么其他著作的时候他寄了数学论文过去233333

弗里德曼:提出弗里德曼宇宙模型,以数学方式展现的宇宙。

竟然没什么错:泡利是个毒舌的物理学家,这句话是他对人的最好评价。【可以去看一下他的百科词条,逸闻趣事都很有意思【和海森堡的故事也很有意♂思x

千里迢迢飞过来单拉自己的天使姐姐&Heros never die.(英雄不朽):出处是守望先锋。天使是辅助英雄,(没大改之前)大招是复活一定范围内的刚掉的队友,一般不会用大招复活一个人。(大改之后另谈)


鬼火那句我超想写磷化氢hhhhhhhhhhhhhhhhhh

大概是《抒写永恒》写到吐的后遗症吧......


以及架空背景就不要在意“蓝雨”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了qwq


第一首BGM意思是《我永远不会是你的巴黎女郎》,怕剧透x所以没写在开头

然后《半醒》我手头有老叶ver.的www【是女声降调


【最后,写英语小标题是为了装逼x】

















——————


99.LAST SURPRISE /last surprise


那是九年之后了。

——再见到他的时候。


九年,不长不短。

不比十几年的爱情长跑抑或默默等待铭心刻骨,但比学生时代短暂的青涩爱恋要缠绵缱绻得多。

喻文州以前从没忘记过,每每提起,心中只有期待二字。而今旧时约定已经过期,乙方却迟迟未来,喻文州虽没淡忘,但也没了那满心的期待,陷入迷茫之中。其他的事情他游刃有余,或许是对这段跨越时空的缘分珍视得过分,反而让出了主动权,让对方来寻找自己。

自己才是乙方啊。喻文州在心里纠正。



所以,谁来告诉我,那边那个人,到底是不是方士谦啊?

喻文州表面上礼貌地和王杰希寒暄,暗地里用余光瞟那个人。身形,衣着,气质都相似得很,硬要否认那是方士谦,也只能说是方士谦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喻文州显然是相信前一种说法,不着痕迹地引着王杰希往那个方向踱。

或许之前他心急如焚过,恨不得八年眨眼间晃过,方士谦下一秒就站在他面前;但此时此刻,他可以下一秒就站在方士谦面前的时刻,喻文州一点儿也不急,慢慢悠悠地踩小碎步。

——他哪里会不期待呀,等了九年的大结局,就算注定是BE,他也无处诉苦。

喻文州想,暴风雨来前总是平静的,配合一下这个定律也好。


是他。

肯定是他......吧。

喻文州挪到很近的地方了,没想到王杰希直接把他拉到那人面前,说:“正巧你俩都在,介绍一下吧。喻文州,方士谦。”

喻文州心中嘭的一下,眼角泛酸。如临暴雨冲刷,全身上下湿的通透,而方士谦递过来一把伞,挡住漫天的雨水,喻文州的不适全部化为清凉。

他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容,笑了起来。


是他。

就是那个他。


“您好,我叫喻文州。”







——————


BE好像不大道德,所以有了最后这个圆满结局DLC

还是首尾呼应23333

Surprise~!


评论 ( 4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