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幽_一寸相思。

这里凝幽多多指教。
可以叫子凝或者四千妹子【误。

本命杰希,少天,青阳,油耗子。
本质是谦吹233333

平时就写写全职的同人。

爱死b站的大家了。

© 凝幽_一寸相思。 | Powered by LOFTER

【黄沐】亲爱的小姐,嫁我可好

 热度换字@滟灯的点文 

忘了今天有课。。于是就。。。下次我再补补完蛤。

民国paro。少爷黄×歌女苏。第一次写民国实在手生根本看不出是民国啊你们就凑合吧。。

黄少台词特少。特OOC。

沐橙生日快乐!永远的女神!

 

 

命运之神喜欢热闹,有时还喜欢嘲弄人,它每每令人可恼地给伤心惨目的悲剧掺进一点滑稽的成分。

但你可曾见过,重重阴霾后的希望?

 

 

“嘿这位小姐,这个位子有人吗?”

苏沐橙抬头,眼前是一位从没有见过的少年,笑得十分灿烂。

——那一刻,苏沐橙仿佛看见了阳光。

 

 

 

什么嘛!苏沐橙愤愤地踢着路边的小石子。

那小少爷也忒能说了吧!

自己好心好意和他拼桌,结果硬是听了一大堆话。

不过……长得,还不错?

苏沐橙绕着自己头发,放慢步伐。

可他衣着得体,虽是话多但谈吐不凡,一看就是身份高贵,自己高攀不起啊。

——苏沐橙是个歌女。

算啦算啦,后天似是有重要的客人,得好好表现。

 

 

 

苏沐橙在后台梳妆好,照了好一会儿镜子,才慢慢悠悠地踩着高跟上台。

她不知道,台下坐着的客人中,有那个太阳一般的少年。

 

黄少天记得那天与他拼桌的姑娘,可和台上的苏沐橙,差别还真是不一般的大。

深色的旗袍,长腿若隐若现。盘了一个发髻,突显出小巧玲珑的脸。五官精致,唇上涂了很艳的口红。脚下蹬着双恨天高,深蓝色。黑色的披肩更显妖媚。

不过,手腕上有串朴素的手链,和那天一样。

她的步伐不快,足以让人欣赏她优美的走路姿态。

微调话筒架的高度,下一秒,悠扬的歌声回荡起来。

没有伴奏,只是清唱。可这样更加突显她优美的嗓音。

(隔行如隔山,苏女神的歌声就自己脑补吧我描述不出来)

 

一曲完毕,苏沐橙暗暗松了口气。

今天发挥超常啊,应该给客人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爹娘在天之灵也会高兴的吧。她抚摸着手腕上的链子,如此想到。

苏沐橙突然有些伤感。

 

 

黄少天进到后台时,已经打听到她叫苏沐橙,很小就父母双亡。所以看见暗自神伤的苏沐橙,颇有理解。

“嘿!苏妹子还记得我吗?我是上次和你拼桌那个小哥呀!我叫黄少天你可以叫我黄少。虽说我父亲挺有名的但你千万不要拘谨着啊本少爷很亲民的!”不等苏沐橙反应,黄少天已经自来熟地开始自我介绍。

这种试图让她开心的情绪,是哪儿来的呢……

 

苏沐橙有些吃惊。

惊讶之余,也有烦躁滋生。

厄,又要听那些废话了。

不过为什么还会有欣喜的情绪呢……

 

两人年纪相仿,性格又合,加上黄少天的话唠,居然挺聊得来。

黄少天讲到一半,有些口干舌燥,就停下喝了口水。

心思一转,竟没有接着上一个话题继续,而是说道:“诶,苏妹子,你觉得你此生一定要完成的一件事会是什么啊?”

“这个啊,”苏沐橙思考着,“大概是华丽丽的出嫁吧。”

“哦?怎么说。”

苏沐橙虽然出身贫贱,洋人的东西在上海见的也多,可还是打心底里喜欢古代的传统物件。

她想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悠悠地开口:“我啊,喜欢中式的Romantic。”

“怎么说?”

“嗯,大概是一个很安静的地方,只有两个人。但也不要在梼杌山脚里这样。

“中式的嫁衣,艳红色吧,金色回云纹,到时候我要把头发拉直,盘一个流苏髻。嫁衣已经太俗,就不插金钗了,要银钗。

“应该有很多花儿,空气中除了花香还要弥漫着酒香,不要12年的鸣鹰,不要07年的海德西克,也不要其他什么洋酒。要中国的,传统的,比如,落桑,屠苏,或者竹叶青。也不要白酒,甘草味太浓。

“最好要在晚上,点一支蜡烛。烛光柔柔的,不会很刺眼。”

苏沐橙的眼睛里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温柔,仿佛百花盛开,酒香沁鼻,让人如沐春风。他可以看得出苏沐橙从小就盼望着有一个人来这样关心她。

黄少天叹了口气,道:“你还真是少女心性。”

苏沐橙收起先前的神情,狠狠瞪了他一眼。“那你呢?”

“我啊…”黄少天接口,“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黄少天看着苏沐橙的眼睛,牵起她的双手,笑得很灿烂,就像初次会面那时的温度。

“嫁给我吧,沐橙。”

 

 

 

 

 “不对啊我什么都没准备呢怎么就。。”

 “没事,下次一定补你一个华丽丽的婚礼。”

 

 

 

 

鸣鹰酒年份纯属瞎扯,我也不知道那年啸鹰酒庄有没有酿酒,1992年的鸣鹰(Screaming Eagle Cabernet 1992)是世界最贵的酒,1907年的海德西克(Heidsieck 1907)是世界第二贵的酒(我都不记得英文了靠几年前的记忆拼了拼希望没错)。

 

 


评论 ( 1 )
热度 ( 8 )